首页 »

借“2·28”事件70周年进行“台独”动员,民进党在为下一个“2·28”播种

2019/10/10 4:33:09

借“2·28”事件70周年进行“台独”动员,民进党在为下一个“2·28”播种

一到2月28日,台湾岛内吵成一片。

 

70年前,台北大稻埕的烟贩林江迈没有想到,她的哭喊声会引起震惊中外的“2·28”事件。她更想不到的是,“2·28”这个简单的数字,撕裂了台湾社会几十年。

 

“2·28”,从两蒋时代的噤声,到李登辉“生为台湾人的悲哀”,再到陈水扁设立“2·28”纪念广场与马英九的屡屡道歉,台湾社会越吵,“2·28”的真相离人们越远,它已沦为民进党打击国民党,进行“台独”动员的工具。

 

“2·28”是一个历史悲剧,当时的国民党政权当然要负主要责任。但这个悲剧的发生,是近代中国积贫积弱民族分裂的必然结果。1895年清朝甲午战败,割台湾给日本,就种下了“2·28”悲剧的种子。1895年5月29日,北白川宫能久亲王率近卫师团在澳底盐尞登陆,展开了他在台湾的血腥杀伐之旅。日本占领台湾的前20年,对台湾人民的抵抗进行了残酷镇压。

 

1920年代开始,台湾知识分子眼看台湾回归祖国无望,转而开始了争取“日台同权”的和平斗争道路,争取台湾民众在日本殖民下能获得一些权利。1937年中日全面战争爆发后,日本为了把台湾建成战争基地,在台湾开展了“皇民化”运动,也就是文化上学日本、说日语、改日本姓名,在信仰上摧毁中国寺庙、砸祖宗牌位、信日本神道教,生活上用日语作为日常交流语言。

 

为了鼓励台湾人说日语,殖民当局开展了“国语常用家庭”认定,凡被当局认定的日语常用家庭,其成员在就业升学升职方面能优先照顾,并提高战时配给粮的标准,从而在岛内营造出一派“说日语、改日名、信日教、当皇军”的氛围。为了深入推进“皇民”教育,殖民当局在各行政区域、行业成立“皇民奉公会”,所有台湾人都是会员。在这样社会氛围下,一些台湾青年辗转回到祖国大陆参加抗战,大多数人只能把对祖国的思念埋在心底。

 

历经日本50年的殖民统治、特别是后期10年的皇民教育,一些台湾人的文化认同慢慢发生了变化,他们对殖民地宗主国与祖国的概念模糊了。当祖国即将光复台湾的消息传来,人们的心理发生了从殖民地战败国到回归祖国成为战胜国的转变。1945年10月17日,当第一批国民党军队从基隆港上岸时,基隆万人空巷欢迎祖国的军队,有的妇女把藏在箱底的旗袍(日据时禁穿)穿上加入欢迎队伍。10月25日,在台北公会堂(今中山堂)举行受降仪式,台北30万市民走上街头欢庆。

 

然而,国民党的接收大员并不了解台湾人民的心。他们不知道台湾人民历经50年的殖民统治,所经历的反抗与被镇压、经受的文化催残与心灵煎熬;不知道当了50年贱民的台湾人对自由民主的渴望;不知道经历日本殖民掠夺的台湾经济迫切需要恢复;不知道被盟军轰炸毁坏的铁路水电等基础设施需要重建;不知道600万台湾人需要食物填饱肚皮;不知道陆续回台的台籍日本兵需要就业。这些接收大员就像接收大陆其它日占区一样,把接收当成了发财的机会,让接收变成了“劫收”。

 

台湾人民没有享受到理想中的祖国光复带来的光明,战争的后遗症、通货膨胀、食物短缺严重地影响了他们的生活。台湾民众己从一年前的欢呼变成满腹的怨气。“2·28”前己发生数起抢米事件,社会上反对国民党当局的气氛就像旱季干柴,一点火星就可引燃。其时,国民党在大陆的倒行逆施,早已引发全国人民反抗高潮,“反迫害、反饥饿、反内战”风起云涌。林江迈的哭声就像一根火柴,瞬息引燃了台湾人民反抗的怒火,“2·28”爆发了。

 

在今天的台湾,民进党及“台独”分子把“2·28”渲染成“台独”的源头,这是典型的政治操作。“2·28”是近代中国人民经历的无数苦难中的一个而已。苦难的根源就在于国民政府的腐败、国家发展的落后。包括台湾在内的近代中国经历的磨难充分说明,没有强大的祖国,就没有人民的自由幸福。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,才是对“2·28”的最好纪念。借纪念“2·28”操作去中国化、进行“台独”动员,其实就是在为下一个“2·28”播种。“2·28”是悲剧,被作为“台独”工具更是对“2·28”的大不敬。

 

在当年林江迈被打的天马茶楼的对面,就是大稻埕三大信仰中心之一的法主公庙。这座建于1878年的百年古刹,里面供奉着茶商陈书楚1869年从福建安溪请来的神明。他见证了大稻埕的兴哀,从洋行兴起茶香飘逸,到商贾云集“黑手(苦力劳动者)”变“头家(老板)”;从日本殖民铁蹄,到依附殖民发家者的威势;从台湾人外省人的互相残杀,到今日“转型正义”清算。这变幻的世道它一一尽收眼底,不变的是,大陆安溪永远是它的祖庭。

 

台湾社会有悲情,它被奴役过,但悲情不应成为制造新的悲情的手段和工具,更不是“台独”的理由和护身符。相反,融入祖国大家庭,建设强大的中华,才是台湾的根本出路。